互联网的菜篮子带来的是便捷还是压迫

admin 2020-12-27

白岩松:最近对于互联网企业的批评声音不少,而且政策上反垄断三个字也成了现在和未来的一个工作重点。这个时候不管是互联网企业还是消费者,同时尤其是政府监管部门,可能都要想一个问题:企业什么想做,什么能做,什么不该做?如果这个问题能真正地解决好了,或许此时的批评也会成为新的成长动力。比如最近人们热议的低价买菜的社区团购,表面上消费者占了便宜,一分钱买一斤山楂,一块钱买一斤蔬菜等等,但是互联网企业财大气粗,在这样的价格补贴大战当中,小商小贩可能很快就败下阵来,那么最终消费者就真的会是受益者吗?还是相反?风口浪尖上的社区团购,我们应该给出怎样的理性答案?《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手机与危机中的菜市场。

互联网买菜,会压垮线下菜市场吗?

最近一段时间,一些过去热衷到超市抢购特价商品的顾客,把目光转移到了手机上。通过几家互联网公司推出的“社区团购”小程序,他们头一天选好商品下单,第二天就可以到最近的小区网点提货。不光省去了奔波市场的脚力,最吸引人的还是,这些团购商品的价格实在便宜。

卞大姐在合肥经营一家小区超市,也是这个小区的一名“社区团购”团长。现在,她和丈夫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收取、分发居民们前一天团购的商品。在她代理的“团购”平台上,除了蔬菜、水果、肉等生鲜外,还有零食、日用品等其他类别。卞大姐做团购,本是因为超市不景气,想补贴点收入,没想到最近几个月越来越红火,反而成了主业。

两年多前,卞大姐就已经开始为一家团购平台做“团长”,不过一直不温不火。直到今年疫情发生,“团购”才逐渐被大伙儿认可。卞大姐说,从4、5月份开始,每周都会有不同平台的业务员找上门来谈合作,每单可以提成10%左右,现在,她已经同时身兼五个平台的“团长”。这些平台针对新用户,每天都有1分钱或者1元钱的大促活动。同时,非促销商品也有不少优惠,在卞大姐看来,这是她的小店无力较量的。

“社区团购”之所以价格较低,除去资本“烧钱”似的“价格补贴”,还有一部分源于其“以销定采”的商业模式。各家平台一般在每晚8到10点之间截止订单后,直接找生产地的供应商采购,既可以避免仓库积压货品,又省去了经销商层层加价。同时,“团长”积累的人际关系降低了宣传成本,集中配送、用户自提,也进一步缩减了物流费用。

本周五,记者在卞大姐的超市,通过APP地图定位看到,周围500米范围内,其中一家平台就有19个团长在经营提货点,而另外一家平台,更多达40个。事实上,从今年夏天开始,多个互联网平台已经开始入局或注资社区团购,最近更到了白热化阶段,除知名电商、外卖平台外,连网约车公司也卷入了其中。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11月,几个头部“社区团购”平台的用户数量已达到了三、四千万的量级。

1分购,1元购,红包、补贴、各类返券,互联网巨头为抢占市场,正如火如荼地开展“补贴”大战,也招来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声音。他们认为过低的价格势必会挤压传统商贩的生存空间,更可能扰乱市场价格秩序,破坏民生。对此,本周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社区团购“九不得”新规,其中明确提到,互联网平台不得低价倾销,滥用自主定价权,不得没有正当理由进行掠夺性定价。作为一个新兴的,集约成本的商业模式,社区团购,合理的价格区间应该是怎样的?它又该怎样与上游产业,特别是同类型的传统经营者协同发展?许多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研讨。

白岩松:企业看到商机就想行动,获取更多的利润,这是正常的。但一个完善的市场社会,应该通过法律法规以及相关的政策划出清晰的边界,让大家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可以试什么不要试。而互联网企业在市场中的成长,现在依然还得算作是新生事物,它也在用自己的想法试探着政策的边界。本周二,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了行政指导会,指出了当前社区团购存在的低价倾销及由此引起的挤压就业等突出问题。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小本经营的小商贩、小超市现在的生计和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会为自己的未来担心吗?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4787号